你的位置: 首頁 > 消費理論 > 消費前沿 >

網絡消費經濟助力贛南脫貧例析

來源:消費導刊雜志社 作者:消費導刊編輯部 時間:2022-04-06    閱讀:43 次  選擇字號:T|T

張皓雅     江西財經大學統計學院經濟統計181班      江西 贛州     341000 


摘要: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們黨和政府高度重視,致力于扶貧工作。扶貧要以因時、因地、因勢施策為目標。當前社會經濟的發展、手機、互聯網的普及、現代物流業的快速發展催化了人們的網絡消費的需求。在新冠疫情防控常態化的當下,值得探討通過網絡消費助推脫貧攻堅工作,實現網絡消費經濟對貧困地區脫貧致富的杠桿作用。


1、引言

新中國成立以來,歷經多方努力,我國各區域在社會經濟等方面都取得了歷史性的長足發展和進步。但由于地域環境、生產發展水平、社會開放程度和思想觀念等因素影響,貧困問題在我國各地均不同程度地存在,尤其在革命老區、少數名族、邊遠和中西部內陸地區等地。為此,黨和國家投入了大量資金,人力與物力推動著扶貧工作的進程,卓有成效。2013年11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考查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縣排碧鄉十八洞村時提出“精準扶貧”的意見,指出扶貧需要實事求是,因地制宜,要精準扶貧,這是我們黨新時期的又一偉大使命。

作為“客家搖籃”,“著名的紅色革命老區”的贛南,總面積有3.94萬平方公里,包括5區14縣2縣級市組成,其戶籍人口為900多萬。長期以來,由于受地理、歷史等方面的限制,贛南的發展一直滯后。2012年6月,國務院正式出臺的《國務院關于支持贛南等原中央蘇區振興發展的若干意見》把贛南蘇區振興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加上“精準扶貧”思想的提出和實施,都有力地助推贛南蘇區的全面發展,為贛南地區的脫貧攻堅帶來了新的機遇與生機。多年來,在上級各級部門的對口支援下,通過贛南人民的艱苦奮斗與齊心協力,克服扶貧道路上的一道道關卡,扶貧效果顯著,實際且普遍的惠及了貧困地區的人民,最終實現了貧困縣全部退出,貧困發生率由8年前的高達26.71%降至目前2.45%,一大批貧困人口實現脫貧。2020年是脫貧攻堅戰的收官之年,如何擴大和鞏固贛南脫貧成果,尤其是如何擺脫新冠疫情對脫貧攻堅帶來的影響和干擾,這是當前贛南精準扶貧工作中需要思考和解決的難題。

2、網絡消費扶貧概述

從扶貧的方式來看,最原始、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直接扶持貧困農戶,如提供錢、物以及技術等,這在扶貧的起始階段,是最有效的扶貧方式。隨著精準扶貧工作的深入,原先的輸血式扶貧逐漸轉向開發式、造血式扶貧。開發式、造血式扶貧是充分利用貧困地區的自然條件、地域資源和特色產業進行開發,逐步由資金、物資單向輸入向資金、技術、人才、消費、培訓、銷售以及配套服務轉變,增強貧困地區和貧困戶的自我發展能力,實現精準脫貧和可持續發展。作為扶貧長效機制建設重要一環的消費扶貧是通過人民消費來自貧困地區的產品與相關服務,幫助貧困人口增加收入,實現脫貧的一種有效措施與途徑,是動員社會力量參與脫貧攻堅、實現精準脫貧的重要舉措。通過前期系列對口扶貧舉措,許多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充分利用各地區、各個體的地域條件、自然環境和挖掘發揚優勢產業,形成了特色農副產品、特色產業以及特色經濟,再通過消費扶貧這一渠道,拓寬了農產品銷售、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發展渠道,加速促進了貧困地區產品和服務融入各地大市場。比如:結對助銷,各級結對幫扶單位、駐村工作隊將消費扶貧根據產地、消費地的不同定位,分別幫扶消費。單位購銷,發動機關、企事業單位的食堂(餐廳)與貧困地區建立長期穩定的供銷關系,優先采購貧困地區農特產品。商超直銷,引導本地商場、超市、農產品批發市場、農貿市場等積極對接,銷售貧困地區優質農特產品和服務。消費扶貧的重要舉措,充分發動了社會各個層面的力量,有力地促進了貧困地區和貧困群眾增收脫貧。不過,這些消費扶貧的渠道和方式依然受地域、時間以及消費群體的限制,不能使貧困地區的產品和服務惠及更多、更遠的消費者,不能推動消費扶貧走的更遠、更深。比如,在網購還不盛行的前幾年,贛南的臍橙、石城的白蓮等農副產品,很難走出江西的大門,更不要說走出國門了,這制約著贛南老表的脫貧和發展。

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互聯網的普及以及人們消費購物方式觀念的轉變,網絡購物的優點更加突出,日益成為當下人們一種重要的購物形式。2019年8月30日,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的第44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6月,我國網民規模達8.5449億,互聯網普及率為61.2%。同時,智能手機的普及,人民的支付方式由原來的現金交易、刷卡消費到現在的手機支付,越來越便捷和智能。加之現代物流業的快速發展,順豐、中通等快遞行業的網點多、投遞速度快,我國的電商體系越加完善,這些促使網絡購物用戶規模日漸龐大。2019年上半年,中國的網絡零售總額已達到195209.7億元,占社會零售總額的24.7%。2019年,全國快遞業務量突破600億件,累計完成635.2億件,同比增長25.3%。

在網絡消費日盛和扎實推進脫貧攻堅的今天,如何把兩者結合起來,其重要性和發展前景不言而喻。尤其是在當前新冠疫情防控常態化、人民的出行、交往受限的情況下,網絡消費扶貧大有發展空間。它不僅能夠通過消費扶貧的方式將貧困地區相關產業“扶上馬,再送一程”,更能夠充分調動貧困人口依靠自身努力實現脫貧致富的積極性,對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的及時穩定脫貧起到關鍵性的作用。

3、網絡消費經濟對扶貧的杠桿作用-以江西贛南為例

我們知道:消費作為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之一,一直以來是提振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是經濟增長的第一動力。多年來,經過各方努力,扶貧工作取得重大進展,很多貧困地區已經有了自身特色的農副產品和其他脫貧產業,迫切需要找到對應的消費地和消費者。扶貧對象大多是處于革命老區、少數名族、邊遠、窮困等區域。遠離市鎮、交通不便,給扶貧產品的銷售和服務的消費帶來阻隔,尤其是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負面影響更是甚大。這需要在保留傳統的扶貧產品銷售和服務消費的渠道和方式外,尋找新的途徑,以鞏固精準扶貧的戰果,推動扶貧進程加速推進,人民收入多樣化發展。

近年來,網紅經濟發展迅速,持續爆發,呈現出三大演化特征:規模擴大化、內容垂直化、產業成熟化,成為傳媒領域最具影響力的新經濟模式。眾多行業名人轉型為“直播網紅”的企業家。比如:攜程網創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林清軒CEO孫春來,等多位企業家紛紛入局直播。如今,企業高管嘗試直播帶貨已經成為一些行業在疫情期間實施“自救”的普遍措施。從商業化方式來看,現階段網紅經濟主要包括視頻網站和直播平臺分成(如YouTube Partner等通過點擊量與視頻創作者進行分成)、廣告貼片和植入、產品和品牌代言、電子商務和周邊衍生品開發。它依托上游產業鏈聚集海量粉絲,到下游孕育出的粉絲經營及變現的商業模式,帶動整個網紅經濟規模的擴張。

位于江西省南部的贛南,起初有11個貧困縣、932個“十三五”貧困村、115萬貧困人口,集中了江西省43%的貧困人口,成為江西省乃至全國脫貧攻堅的主戰場。但近幾年來,依托擁有的豐富礦產、氣候環境以及人文歷史地理資源,在各級政府和相關部門的支持下,特別是一線扶貧工作隊的精準幫扶下,贛南人民通過不懈努力,大力發展有地域、人文歷史特色的產業。同時,各級部門和社會各界在充分利用傳統的產品銷售和服務消費的渠道和方式的同時,與時俱進,積極探索和實踐網絡推銷和銷售的方式,來鞏固精準扶貧的戰果,助推贛南人民的脫貧致富進程。

3.1通過電商平臺、網絡直播等途徑促進銷售贛南特色農副產品和風味小吃。贛南,地理環境、氣候條件獨特,物產豐富。比如:贛南茶油、尋烏蜜橘、安遠百香果、石城白蓮,尤其是贛南臍橙,更是名譽天下。同時,贛南地處山區,客家飲食氛圍濃厚,長期以來形成的傳統客家美食和現代小吃,比如:油炸花生巴、南安板鴨、大余燙皮、安遠“假燕菜”、寧都肉丸、石城米酒、瑞金麻辣醬、魚丸、炸米果、酒糟紅魚等、于都肉皮,等等。這些具有贛南特色的農副產品和小吃成為精準扶貧的重要產業,以前,網絡不發達、信息封閉,這些獨特的贛南農副產品和小吃只能通過傳統的銷售渠道輸送到本地和周邊區域的消費者手中,不能走的更遠,讓更多的人品味。近些年來,這些贛南農副產品和傳統美食、現代小吃通過電商平臺、網絡直播、快遞等途徑走出贛南山區,走向全國,甚至世界。原本是贛南人民手中的“滯銷貨”通過這些平臺搖身一變成為“熱銷貨”,實現通過將網絡直播、網絡銷售與地域特色結合起來促進全民消費從而了撬動了扶貧杠桿,帶來了利好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有力地加快了贛南人民的脫貧致富過程。就贛南臍橙一項,其品牌價值也已經達到了600億,每年帶動一大批的農戶脫貧和致富。

3.2通過電商平臺、網絡直播等途徑宣傳、推介贛南特色歷史、文化、旅游資源,促進贛南旅游業的發展。我們知道:贛州擁有豐富的“紅、綠、古”色旅游資源?!凹t色”旅游資源是指重要的革命紀念地、紀念物及其所承載的革命精神;“綠色”旅游資源即處于良好、穩定的生態環境和生態系統中的自然景觀;“古色”旅游資源是指歷史悠久,能激發旅游者的旅游動機和旅游行為的古跡、遺址、民族風情、文化藝術等資源。比如宋城、通天巖、龍南客家圍屋、瑞金紅都、于都紅軍長征出發地等為贛南的旅游發展提供了別具一格的旅游資源。一方面,合理、充分地開發這些旅游資源,另一方面,通過電商平臺、網絡媒體的直播、宣傳等途徑來向全國人民推薦,擴大贛南“紅、綠、古”色旅游資源在全國的知名度,吸引國人來贛南參觀、旅游和體驗。據統計,2018年,瑞金市接待游客1350萬人次,旅游總收70億元,同比分別增長31%、54.08%,紅色教育培訓、紅色研學旅行突破20萬人次。接待人次及旅游收入平均每年30%和40%以上遞增,這很好地帶動當地群眾的脫貧和致富。

結束語:

近年來,在國家政策的支持下,各級政府和部門、扶貧工作隊實施消費扶貧策略,引導貧困地區抓住《國務院關于支持贛南等原中央蘇區振興發展的若干意見》、“精準扶貧”等系列政策利好時機,引導贛南人們發展特色農副產業和和特色美食、小吃以及旅游資源,生產出更多有地方特色、受城市消費者歡迎的產品和服務,獲得了重大的經濟和社會效益。至2020年4月26日,贛州市11個貧困縣全部退出,昔日貧困的贛南老區實現有史以來最大規模脫貧。如今,贛南人民正擼起袖子加油干,奔向全面小康。


參考文獻:

[1]石霞:走出“貧困凹地”實現跨越發展—贛南原中央蘇區脫貧致富調研報告,老區建設,2013,12:6-9.

[2]廖冰;廖文梅;金志農:贛南原中央蘇區集中連片特困地帶致貧因素分析,江西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3年02期

[3]羅忠恒:贛南旅游扶貧發展模式與策略-基于利益相關者管理理論,黎明職業大學學報,2016,92(3),31-32

[4]李懿 :贛南蘇區精準扶貧問題研究,江西財經大學碩士論文, 2017年

[5]王慧:淺析精準扶貧背景下我國消費扶貧問題與對策,南寧師范大學學院,2019,9:20


啊啊啊啊大鸡吧我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