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消費經濟 > 經濟與法 >

數字貿易的國際法規制探究

來源:消費導刊雜志社 作者:消費導刊編輯部 時間:2022-01-28    閱讀:70 次  選擇字號:T|T

盛炯     遼寧大學法學院    遼寧  沈陽    110000


摘要:隨著互聯網日漸成為人們生活的必需品,以互聯網為載體的數字貿易也得到了極大發展。然而新事物總是伴隨缺陷,當前數字貿易的概念還處于模糊狀態,數字貿易的市場規制也存在一定程度的缺失。當前有關數字貿易的國際法制規則的制定還處在起步階段,作為排頭兵的美國和歐盟呈現出兩種截然不同的模式,CPTPP和USMCA則作為當前在數字貿易方面規定較為詳細的兩個重要多邊FTA具有重要意義。以十九大報告為基礎,我國在加強國內數字貿易規則構建的同時也應積極參與國際規則的制定。

關鍵詞:數字貿易;市場規則;CPTPP;USMCA


近年來,互聯網用戶已經超過全球人口的3/4,人們在互聯網成為了各類商事活動不可或缺的工具這一點上也已經達成共識。數字貿易是以互聯網為載體的貿易形式,它在很大程度上推動了全球經濟的增長。數字貿易有效地促進各行業的競爭,為企業的商業活動提供更多機會。2018年6月,商務部發布的《中國數字貿易和軟件出口報告2017》顯示[1],2017年我國數字經濟的整體規模為27.2萬億元人民幣,位居世界第二,占國內生產總值比重高達37.9%。[2]然而,數字貿易也面臨著巨大的挑戰:數字貿易保護主義仍然存在;面臨著來自國家規制權的挑戰;缺乏全球普遍的規則體系,存在數字貿易規則的碎片化現象。[3]

1、數字貿易及其市場規則

1.1數字貿易的概念

目前世界上尚無普遍得到認可的電子商務和數字貿易定義,但實際上兩個概念在不少情況下是混用的。1998年,WTO總理事會在《電子商務工作程序》中將電子商務定義為,通過電子方式生產、分銷,營銷、銷售或交付貨物和服務。而這一定義在2004年簽訂的美國-摩洛哥FTA第14.4條中也得以沿用。美國從2013年開始使用數字貿易的概念,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的報告將其定義為:通過固定線路或無線數字網絡交付產品和服務。[4]在《G20數字經濟發展與合作倡議》中,[5]將數字經濟定義為“以使用數字化的知識和信息作為關鍵生產要素、以現代信息網絡作為重要載體、以信息通信技術的有效使用作為效率提升和經濟結構優化的重要推動力的一系列經濟活動?!盵6]

數字貿易的概念在全球尚未達成一致的共識,且其范圍還在不斷擴大。數字貿易的概念直接影響著數字貿易監管,此概念的擴大化使得數字貿易的監管范圍愈發廣泛。美國與歐盟的數字貿易監管也仍沒有明確范圍,處在變化中。這種數字貿易監管不確定性本身,加劇數字貿易壁壘的形成,影響數字貿易自由化發展。

1.2數字貿易市場規則

數字貿易市場的多元、動態發展,導致數字貿易監管規則分別與WTO框架下貨物貿易規則以及服務貿易規則之間的互不適用甚至是起了沖突,具體表現為:數字產品到底是適用于貨物貿易規則(GATT)還是服務貿易規則(GATS)難以統一;數字服務產品難以歸類,不同的歸類,法律上的適應性就不同;多邊數字貿易規則體系是在原有構架體系上進一步深化,還是建立新的多邊貿易規則體系等等問題都尚未達成一致意見。

數字貿易作為新興的貿易方式發展快速,但其市場監管仍處于摸索階段,具有一定的模糊性和不確定性。原因有二:一是WTO規則下有關數字貿易法規的空白使得當今世界數字貿易市場監管無國際通用依據。例如WTO并沒有達成有關電子傳輸的永久的明確的免征關稅協議、也沒有解決一個定性問題即電子數字產品到底是屬于服務還是貨物、更沒有清晰地界定數字貿易服務模式及分類等。二是美國和歐盟作為全球數字貿易中的頭號參與者、核心引領者,但由于二者在數字產業競爭力、文化習俗、民族心理等方面具有明顯區別,在治理方面的利益訴求存在嚴重分歧,導致兩者對于數字貿易發展的三個核心議題——“跨境數據自由流動”、“數據存儲本地化”和“個人隱私保護”上不能達成共識。數字貿易市場監管規則的確定將是多國政府利益不斷博弈的結果,將隨著數字貿易在經濟中發展越來越重要的作用而逐步完善。[7]

同時,人們對互聯網的依賴增強也導致人們對數據隱私保護力度的擔憂。目前,世界上有關數字貿易市場監管和數據隱私的保護規則具有兩個明顯的特點,即分散化和區域性。許多國家在有關數字貿易的監管理念和模式上難以達成一致,而這也直接造成監管規則成為當今世界數字貿易領域中無法緩解的分歧,更有甚者還會造成壁壘摩擦。加強國際間合作,制定普適的數字貿易規則,以期在國家安全、政府監管與企業創新之間尋求平衡,對數字貿易市場不斷發展完善有重要意義。

2、數字貿易國際規則制定的發展動向

當前有關數字貿易的國際法制規則的制定遠沒達到成熟的地步, 諸多障礙和壁壘也是許多國家在進行國際數字貿易中所無法避免的。數字信息的自由流動、個人隱私保護、網絡安全、知識產權保護、電子支付相關的共性規則等議題都需要國際組織和各國政府進一步交流和商討。放眼當今世界,美國和歐盟在全球數字貿易市場上擁有著最大的利益。這也是為什么這兩方不遺余力的推動全球數字貿易規則的制定,而推動方式大多是利用其主導的貿易投資協定談判。當前全球數字貿易規則的制定一方面不可避免的會涉及各國企業的商業利益,而另一方面還有關大量復雜的安全方面、技術方面和公共方面的問題,同時各國政府對網絡安全、數據跨境流動等方面的監管政策也應當加以考慮。

2.1美國

作為數字貿易大國,美國是全球數字貿易規則的領導者,其致力于構建具有約束力的全球數字貿易規則體系。美國率先在雙邊和多邊貿易協定中引入數字貿易規則,作為獨立條款出現在電子商務獨立章節下。美國的數字貿易規則不僅限于電子商務一章,還體現在投資、知識產權、信息技術和跨境服務貿易等章節中。從2012年生效的《美韓自由貿易協定》、2016年向世界貿易組織總理事會提交的電子商務提案等文件以及其在TPP等協定的相關談可以歸納出美國主導的數字貿易規則的基本思路包括:第一,互聯網應保持自由開放,用于一切合法的商業目的。第二,跨境服務貿易規則適用于數字貿易,非歧視性待遇適用于數字產品。各國政府應永久給予數字產品(包括運營商)零關稅待遇,實現電子傳輸永久免關稅。第三,數據跨境自由流動。第四,數據存儲設備和源代碼不強制本地化。第五,禁止強制技術轉讓??芍贫ㄏ嚓P貿易規則,禁止企業要求轉讓技術、生產工藝等產權信息。第六,通過消費者保護支持消費者在利用網絡進行合法商業或社會目的的過程中建立信任,包括制定強制性隱私規則。第七,支持數據和技術服務的互聯互通、知識產權的保護、ICT研究和標準的對接。第八,確定合格評定程序。確立合格評定的國民待遇原則,即在一個合格評定機構的檢驗和認證結果應被其他成員接受,這是提高數字經濟相關產品貿易便利化的重要途徑。

2.2歐盟

在數字貿易規則的立場和方向上,歐盟和美國存在著很大的差異。美國強調信息和數據的自由化,而歐盟強調數據的有效保護,強調在數字服務商的有效監管下實現數字貿易的自由化,強調對數字內容的適當保護。歐洲自由貿易協定中的跨境數據傳輸原則上要求數據在境內存儲、處理和訪問。只有在滿足一定條件的情況下,才能將數據和信息傳輸到歐盟以外的國家和地區。歐盟認為,通過數據本地化立法,實施數據存儲本地化,可以將數據信息限制在境內,減少數據傳輸和使用對國家和個人造成的傷害。

2.3CPTPP和USMCA

CPTPP和USMCA被評價為是當前在數字貿易方面規定較為詳細的兩個重要多邊FTA,具有重要意義。首先,在數據自由跨境流動的要求和本地化的限制方面,CPTPP14.11.1條規定各締約方可以對通過電子手段傳輸信息提出自己的監管要求,而類似條款在USMCA則沒有出現。盡管該條款在其它條款的限制下并未賦予締約方實質性的規制權,但因其在第一款就以類似于總則的形式賦予締約方權利,所以在USMCA中將該款予以刪除,還是可以理解為對數據跨境移動的規制產生了較大影響。CPTPP和USMCA普遍禁止本地化要求,但這種禁止還是有嚴格限制的例外,例如各締約方均不得要求涵蓋人在該締約方領土內使用或放置計算設施,以此作為在該領土內開展業務的條件(CPTPP14.13.2,USMCA19.12條)。與對數據跨境流動的限制類似,數據本地化限制也存在相應的例外,如CPTPP14.13.3條規定,締約方為了實現合法的公共政策目標,可以采取或維持本地化措施。其次,對于個人信息保護,CPTPP14.8條和USMCA19.8條規定,締約方認識到保護電子商務(或數字貿易)用戶個人信息的經濟和社會效益,以及這對提高消費者對電子商務(或數字貿易)信心所做的貢獻(CPTPP14.8.1條,USMCA19.8.1條)。為此,各締約方應制定或維持一個法律框架,規定保護電子商務(或數字貿易)用戶的個人信息(CPTPP14.8.2條,USMCA19.8.2條)。各締約方應努力采取非歧視性做法,保護電子商務用戶免受其管轄范圍內發生的個人信息保護違規行為的侵害(CPTPP14.8.3條,USMCA19.8.4條)。最后,CPTPP和USMCA不僅包含電子商務中個人信息的保護,還包含網絡安全領域的合作。即,締約方認識到以下重要性:(1)建立負責計算機安全事件響應的國家實體的能力;(2)利用現有的合作機制進行合作,以識別和減少影響當事人電子網絡的惡意入侵或惡意代碼的傳播,并利用這些機制快速解決網絡安全事件,共享信息,以提高人們的意識,實現最佳做法(CPTPP14.16條,USMCA19.15.1條)。

3、我國發展數字貿易和參與相關國際規則制定的建議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 要建設網絡強國、數字中國、智慧社會,促進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發展數字經濟和共享經濟,培育新的增長點形成新的驅動力。中國數字經濟的發展將步入快速發展軌道,為中國數字貿易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中國數字貿易的發展潛力巨大。

3.1構建國內數字貿易規則體系

目前, 鑒于我國在數字產品和服務的生產、交付和使用方面的數字貿易規則還不完善,數字產品和服務的標準和規范制定遲緩,國內數字貿易規則體系的建設可以為數字貿易的發展提供有力的支持。由于數字貿易涉及電子商務、服務貿易和國際投資等廣泛的議題,構建國內數字貿易規則體系既需要調整部分國內規則,也需要建立一些新的國內規則。建議中國政府進一步研究數字貿易所涉及的技術、商事、國家政策、法律等問題,充分借鑒國外經驗和先進模式,在開放和保護之間尋找平衡點,建立和完善數字貿易規則,為數字產品和服務的生產、交付和使用提供服務,完善國內數據流轉和數據保護的法律法規、行業自律機制和監管體系。

3.2積極投身于數字貿易國際規則制定

數字貿易國際法規是當今國際貿易規則的重要內容,將對雙邊規則、區域協議和多邊貿易協定的原則、文本結構和減讓方式產生重大影響。建議我國政府主動出擊,全面參與雙邊、多邊、區域數字貿易規則制定,在參考借鑒CPTPP和USMCA等國際經驗的基礎上,發展和構建“中國式FTAs”。

4、結語

隨著數字貿易市場的不斷擴大,數字貿易日益成為世界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國際經濟法制需要加以改革加以發展的部分。當前,數字貿易“美式模板”和“歐式模板”正深刻影響全球范圍內數字貿易的發展方向,CPTPP和USMCA數字貿易的詳細規則來講具有一定程度的重要意義。我國政府應重視國內數字貿易規則的完善并積極參與數字貿易國際規則制定,促進我國數字貿易健康可持續發展。我國政府應重視國內數字貿易規則的完善,主動投身于國際數字貿易規則的形成過程中,以促成我國數字貿易的發展是健康且可持續的。


參考文獻:

 [1]參見《中國數字貿易和軟件出口報告2017》

 [2]常海清:《應對數字貿易國際規則差異的思考》,載《中國國情國力》2020年第6期。

 [3]王玉柱:《數字經濟重塑全球經濟格局—政策競賽和規模經濟驅動下的分化與整合》,載《國際展望》2018 年第4期。

 [4]USITC,Digital Trade in the U.S. and Global Economies,Part 1,USITC Publication,p.4415(July 2013).

 [5]參見《二十國集團數字經濟發展與合作倡議》, http://www.cac.gov.cn/201609/29/c_1119648520.htm.

 [6]吳半畝:《什么是數字經濟》,載《中國稅務報》2017年9期

 [7]李贊,劉學謙:《全球數字貿易市場的特征與演進分析》,載《發展研究》2020年第3期。


啊啊啊啊大鸡吧我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