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行業資訊 >

當代海洋題材瓷畫審美拓展與意義探究

來源:消費導刊雜志社 作者:消費導刊編輯部 時間:2022-04-18    閱讀:45 次  選擇字號:T|T

熊 軍     景德鎮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摘要:海洋題材瓷畫以海洋或海洋相關事物為表現對象,其源頭可追溯至宋代,并在歷代形成自身特色。當代海洋題材瓷畫在傳統基礎上全面拓展,在審美內容上極大豐富,在風格、空間、材料等審美表現上獨樹一幟,對于拓展傳統美學表達、象征時代審美精神等方面具有重要的審美意義。 

關鍵詞:當代海洋題材瓷畫;審美拓展;審美意義


0 引言

中國是一個傳統的農耕文明國家,對陸地文化的推崇使得海洋題材在中國繪畫藝術中一直都處于薄弱地位,于中國瓷畫中也不例外。盡管自古以來,海洋題材即作為中國瓷畫的表現內容之一,但卻是受到長期忽視的類型,在學術研究領域中,也從未將海洋題材納入到研究視野之內。在改革開放日益深入的今天,瓷畫藝術創作已經進入到多元化的自由創作時代,早已突破了含蓄的內陸氣質而具有了更廣闊的視野,海洋題材           瓷畫即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中國當代瓷畫的審美拓展方向,因此,正視海洋題材瓷畫并對其進行深入研究與探索具有非常積極而重要的意義。


1 海洋題材瓷畫歷史演變概述

海洋題材瓷畫指的是以海洋或海洋相關的事物為表現題材的瓷畫,從類型上說,它可以是中國畫風格的,也可以是油畫風格的,而從內容上來說,它可以表現海景、漁民和海洋動植物等等,而從材料上劃分則更為豐富,可以是釉上彩、釉下彩、青花和高溫顏色釉等,因此,海洋題材瓷畫風格多樣、內容豐富,適合于各種陶瓷繪畫表現。

最早的海洋題材瓷畫可以追溯至宋代,在宋代各窯中,海洋紋飾是一種較常見的裝飾紋樣,其大多描繪為波浪洶涌的海浪形式,通常被稱為海水紋。海水紋的源頭則可以追溯原始陶器以及原始青瓷中,其已經出現了類同于海水紋的水波紋。宋代海水紋以吉州窯白地褐彩海水紋最具代表性,浪花層疊、氣勢磅礴(如圖1)。元代時,海水紋也是常見題材,在元青花中多有表現,并且出現了與白馬神獸相配合的紋飾,稱之為海馬紋。

圖一宋代吉州窯海水紋爐

進入明代以后,海水紋、海馬紋等仍是瓷畫紋飾中的常見題材,并且在海洋題材上有了新的變化。明代永樂、宣德時期的青花瓷盛行在密布的海水紋中描繪山崖,稱之為海浪仙山,又可稱之為江崖海水或福山壽海。明代海浪仙山與宋元時期的海水紋、海馬紋等的裝飾圖案化特點相比,更具有繪畫性,陡峭的山崖在洶涌的海浪中矗立,更具真實性,可以看作是中國海洋題材瓷畫的真正形成與成熟。這一題材的興起顯然是受到了明代鄭和下西洋的影響,是明代早期面向海洋、胸襟開闊的標志。明代中晚期,海浪仙山題材得到延續,但因帝王氣質的差異,其恢宏壯闊氣勢卻蕩然無存,只延續了庸俗的吉祥之氣。

清代海浪仙山題材瓷畫繼續得到傳承,因瓷畫工藝技法的迅速提高而描繪更為精致和工細,在仙山上出現了蟠桃,使福山壽海的寓意更加具體化。清代與西方國家的交流變得空前密切,而陶瓷藝術品是最受西方國家歡迎的中國商品之一,外銷的興盛使得西方化的海洋題材瓷畫開始出現,特別是在廣彩瓷中,吸收了西方油畫技巧的海洋題材瓷畫頗為常見,其中以帆船題材為最多,以迎合西方人的審美觀,然畫風華美柔媚,并無劈波斬浪之氣魄。進入清末民國時期以后,內斂型的文人瓷畫占據了主導,海洋題材瓷畫沒有獲得新的發展。

建國以后,主要是20世紀80年代以后,隨著中國迎來改革開放的新時期,海洋文化開始受到關注并大量表現于當代藝術創作當中,海洋題材在中國畫中開始萌生,并在20世紀90年代以后開始爭取其獨立畫科的地位,而與此同時,海洋題材瓷畫也蓬勃興起。在新時期興起的海洋題材瓷畫既源于傳統,又與現代海洋畫熱潮緊密相關,體現出當代瓷畫家在新的歷史時期的新的審美追求與理念,是在這種新的理念下所進行的藝術與工藝技法開拓變革的結果。


2當代海洋題材瓷畫審美拓展

2.1當代海洋題材瓷畫審美內容拓展

從海洋題材瓷畫的歷史發展來看,其在過去大部分時期內以海浪仙山為主,體現的是非常濃郁的民間吉祥審美文化內容。這一傳統審美內容在當代自然顯得與時代審美風尚格格不入,在新的時代下,受多元文化的影響,當代海洋題材瓷畫內容更為豐富多樣,而海洋題材瓷畫家能夠輕松地前往海洋地區寫生采風,從而使創作內容更為鮮活與生動并富有情感。海洋題材瓷畫所包含的內容繁多,筆者依據中國畫傳統分類,大致將海洋題材瓷畫劃分為海洋題材山水瓷畫、海洋題材人物瓷畫和海洋題材花鳥瓷畫三大類型。這三大類型可以基本涵蓋海洋題材瓷畫的所有審美內容。

海洋題材山水瓷畫或可稱海洋風景瓷畫、海景瓷畫,其以宏觀的構圖來整體描繪海洋景色,由壯闊的海面、海上或海邊礁石、海島、海灘以及民居、航標、船只等各種要素組成,共同組成一幅壯觀的海景畫面,主要從宏觀視角展現海洋的自然審美形態;海洋題材人物瓷畫以表現海邊漁家生活、生產場景為主體,主要展現海洋的人文審美形態;海洋題材花鳥瓷畫以表現海洋動植物為主,以海洋或海灘作為背景,描繪海洋生活的各種動植物,如海鳥、海魚以及各種海獸等海洋動物,椰樹、海藻等各種海濱或海洋植物,是以微觀的視角展現海洋的自然審美形態。

2.2當代海洋題材瓷畫審美表現拓展

從審美表現風格上來看,當代海洋題材瓷畫大致可分為簡約風格和工細風格兩大類型,簡約風格以具有寫意化的筆法進行描繪,對海洋元素進行提煉與概括,具有強烈的意象性效果,以營造類同于中國水墨畫的悠遠意境為主,表達傳統的審美意境,而工細風格則是以較為寫實的筆法描繪物象,具有真實客觀的審美感受,借鑒大量的西方寫實油畫技法。如圖2,作者以類同于中國畫的寫意筆法描繪海神及與海洋相關景物,營造出一種具有民族風情的浪漫意境。

圖二《海神》 張傳斌作

從審美表現空間來看,當代海洋題材瓷畫大多注重空間的深度表達,以三維空間的方式立體化呈現海洋的壯美,引入西方繪畫的空間表現手法,如透視和光影手法等,有的則利用釉彩的自然暈染與融合來豐富空間的表現,有的海洋題材瓷畫則關注于裝飾性表現,以平面構成方式來布局畫面,既具鮮明的現代審美感,又有一定民間審美氣息。如圖3,作者以極具裝飾意味的平面構成手法描繪海邊少女和海洋景象,富有現代設計意味,同時又頗具民間文化色彩。

圖三《錦瑟年華》 張秋菊作

從審美表現材料來看,當代海洋題材瓷畫大都以釉上彩表現為主,主要為易于操作和色彩明快豐富的新彩為主,也見釉下彩和青花表現,審美趣味各不相同,而有的則采用高溫顏色釉來進行表現,特別是寫實性表現。如圖4,為筆者采用高溫顏色釉為材料,以寫實油畫來表現海洋的壯美之景,顯示出當代海洋題材瓷畫在材料審美上的突破與拓展努力。

圖四《踏歌》 熊軍作

3當代海洋題材瓷畫審美意義

盡管海洋題材瓷畫具有漫長的演變發展史,但其真正興起為引入關注的瓷畫類型還是近些年的事情,它不僅僅體現了當代瓷畫藝術家對海洋文化精神的追求,透過海洋物象我們還可以看到海洋題材瓷畫創作者深層的審美追求與探索,體現出突破傳統的開拓精神,具有重要而積極的審美意義。

當代海洋題材瓷畫完全不同于傳統海洋題材瓷畫對吉祥意味的審美追求,給人以與傳統審美迥異的感受,帶來令人耳目一新的強烈視覺沖擊,其所包含的海洋審美特質是過去瓷畫藝術中所缺少的,與表現內陸題材的瓷畫藝術所包含的審美特質完全不同。當然,這并非說海洋題材瓷畫無法表達傳統審美觀,相反,其完全具備表達傳統美學精髓的能力,只是在審美視角與表現上與傳統內陸題材瓷畫藝術有所差異。當代海洋題材瓷畫能夠通過對海洋環境的渲染與升華襯托出具有文人氣息的悠遠意境,表達出平靜淡泊的情懷,也能夠以裝飾性審美表現和漁民生活來體現民間審美,傳統的“天人合一”美學思想在當代海洋題材瓷畫作品中也可以得到充分體現。因此,當代海洋題材瓷畫并非因表現海洋而脫離了傳統美學,相反,傳統審美仍是當代海洋題材瓷畫最重要的審美追求之一,只不過是以一種新的形式來詮釋傳統美學,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傳統美學表達的延伸與拓寬。

中國傳統瓷畫從總體上來具有內斂含蓄的審美氣質,這是與其封建文化屬性所密不可分的,而在改革開放以后,中華民族精神除了保持其固有的儒家文化內斂特質以外,更需要的是寬廣博大的胸懷和團結奮進的拼搏精神,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時代需要新的審美精神來表現我們這個偉大的時代,而當代海洋題材瓷畫的蓬勃興起、應運而生,恰好契合時代的精神需要。當代海洋題材瓷畫創作者通過作品歌頌和贊美大海的博大雄渾、寬廣無私、昂揚奮進、拼搏奉獻的精神品質,借以激勵全國人民團結一心,凝聚成推進現代化建設和民族復興的巨大力量,因而,其所蘊含的審美精神與時代脈搏共同跳動,代表著我們時代精神的主旋律,在這個意義上,當代海洋題材瓷畫可以說是我國新時期新的民族精神的象征。

當代海洋題材瓷畫既完全突破了傳統海洋題材瓷畫審美意義的局限性和狹隘性,走向多元化全面發展的舞臺,更以一種新的審美方式挖掘傳統審美文化,并緊跟時代審美精神前進方向,而在未來,隨著海洋題材瓷畫的進一步發展,其審美意義與價值還將進一步凸顯。

圖五《晴·?!?熊軍作

4高溫顏色釉海洋題材瓷畫的實踐探索

以高溫顏色釉為材質的海洋題材瓷畫是近些年來新興的一種類型。高溫顏色釉是一種難以控制的裝飾材料,自古以來在陶瓷裝飾中并不作為具象描繪材料,而僅僅是以意象性的釉色之美而取勝。近年來,以高溫顏色釉作為瓷畫裝飾材料的創作方式已經蔚然成風,筆者也對高溫顏色釉瓷畫進行了長期而艱苦的探索。運用高溫顏色釉來表現山川、人物、花鳥題材的做法已經非常普遍,而筆者則另辟蹊徑,采用高溫顏色釉進行海洋題材瓷畫的創作活動。如圖4、圖5為筆者創作的高溫顏色釉海洋題材瓷畫作品。

海洋一望無際、波濤洶涌,浪花的飛濺和海浪的涌動毫無規律可循,可高溫顏色釉恰恰也是一種在窯爐燒成中發生各種不可預知變化的材料,這使得二者具有了明顯的相通者,筆者以藍色高溫顏色釉為主,在燒成中自由地涌動、暈散,形成了偶然性、隨機性的肌理效果,以此來表現變化莫測的海浪以及天空。為了表現海浪中飛濺的白色浪花,僅僅以傳統留白的方法是難以表現的,筆者采用了填涂白色泥漿的方式,運用泥漿的質感和色澤很好地表現出白色浪花四處飛濺、奔涌的效果。而為了表現浪花激騰的壯觀景象,筆者采用深色高溫顏色釉表現海邊礁石,礁石的堅固、深沉與海浪的靈動、明快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以上述工藝方式所創作的高溫顏色釉海洋題材瓷畫,具有與風景油畫相通的藝術效果,畫面氣勢磅礴,富有空間層次感和縱深感,豐富的光影效果和隨機形成的浪花,如同真實的海洋被定格于一瞬間,形成令人震撼的藝術效果。


5結語

就目前發展狀況而言,盡管海洋題材瓷畫已經頗為常見,但仍是一個新興領域,其在以內陸題材占據絕對主導的瓷畫藝術中,以涉海性特征而在當代瓷畫藝術中獨樹一幟。受傳統觀念的影響,在陶瓷藝術理論界還沒有對海洋題材瓷畫進行界定研究,這種邊緣化的生存狀態顯然不利于海洋題材瓷畫的繼續成長與完善,當然,筆者相信,當代海洋題材瓷畫與傳統審美的血脈相連,與時代精神的共同呼吸,其重要意義終將為陶瓷藝術界所認知,也終將會被納入研究視野中而在今后的發展中大放異彩。


參考文獻:

[1]陳潤民.宣德青花海水紋雙耳三足爐[J].紫禁城,1990(04):30.

[2]李冬.感悟中國海洋繪畫研究發展的意義[N].中國海洋報,2007-10-12.

[3]馮智軍.海洋繪畫——中國畫的新課題[N].中國文化報,2013-04-21.


啊啊啊啊大鸡吧我要